区诺轩: 反中媚日无诚信 乱港暴徒保护伞

时间:2019-09-11 来源:www.phiphi-hotel.com

两个多月来,香港一直笼罩在暴力之中。八月二十五日,暴徒升起葵青及荃湾的暴力事件,封锁道路,捣破商店,并使用砖块,铁枝和汽油弹等军事武器袭击警察,甚至扔旗帜。践踏,侮辱和暴力罪行继续触及香港法治的底线,并将香港推向危险的边缘。

在这种疯狂的暴行背后,总会有“逆境”成员穿过它。作为立法会议员,他们应该被暴力切断,以保障香港的法治,但他们多次利用香港的年轻人改变现状和自己的情况。热情,口头承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将香港年轻人推向暴力犯罪的深渊,但他们正在为他们背后的政治资本捕鱼!

区诺轩就是其中之一。

庇护玷污了国徽暴徒

7月21日下午,暴民以和平游行的名义进行了暴力冲击。参加“民族解放力量”游行后,他们还封锁了香港联络处大楼,投下油漆炸弹涂抹国徽,并在联络处旁边涂侮辱。建立“临时立法会”的国家和国家的象征是傲慢的。

在骚乱现场,“醉学校”成员,区诺轩站在“讲台”的位置,并在天桥上与一名白人神秘男子秘密交谈。他总是关注情况的变化,并通过他周围的人发出信息。

△7月21日晚,区诺轩“检查”天桥上的骚乱

到了晚上,警方开始清理现场。 Nuxuan区和杨跃桥等区出现在立法会。他们受到警察执法的阻挠。他们说,警察应该保持克制,让时间让小怪“保护”暴徒。对暴乱和无辜公民等暴力犯罪视而不见,“混乱的港口”没有任何回避。

反华和日本,焚烧基本法

在2018年立法议会议员补选前夕,南轩区公然会见了与“台独”密切相关的日本右翼反华分子,日本政界人士和田建一郎,并公开露面在区域宣宣宣传会上,为了他们的平台,我从日本神社向小区赠送了面具,并印制了“左诺轩必须胜利”的面具。梅里的脸很刺激!

△日本反中国免检一郎(左)前往香港参加Nu X区平台

更可恶的是,区诺轩不仅倡导“香港独立”和“自决”,还公开烧毁了“基本法”。 2016年11月,在联络办公室外的“反人民解释”示范中,区诺轩没有底线,公开焚烧“基本法”。 “香港独立”完全可见。这件事是由媒体和香港人发现的,他们质疑他们被取消参加立法会的资格。

△2016年11月,区诺轩在联络办公室外的“反人民解释”示范中公开焚烧“基本法”

在这方面,区诺轩否认倡导“香港独立”,坚持“自决不违反”基本法“。这简直就是一句话,香港人咆哮说他们没有诚信!

随着反对派的运作及其背后的关系,区诺轩终于有资格参选。无论活动准备,现场组织或传单,该活动几乎全部负责“香港独立”组织“香港中智”。还有黄志峰,周婷,罗冠聪等“香港独立”的青年领袖。

在区域选举后,“香港独立”组织“香港独立”之后举行了一系列“香港独立”活动。在这场“反改革”骚乱中,“香港编年史”的进退是在香港街头发生暴力事件的幕后推手。它可以被描述为暴力混乱的“支柱”,它也注定要走上一条不归路。

由李志英培养

戴耀庭的继续“动手”

2018年3月,区诺宣通过了一系列包装宣传,以取代取消资格的“香港独立”罗冠聪,谁将完成其余成员的任期,直到2020年9月30日。在选举成功的背后,幕后推手也被挖出了……

据知情人爆料,该区妻子的小妹叫陆凤萍,当区诺轩结婚后,陆凤萍在区facebook上留言:“他要娶我侄女。”(他要娶我侄女)曝光一段鲜为人知的恋情。

陆凤萍是第三民主党主席、现任立法会议员李永达的第二任妻子。有了这样的关系,区诺轩受到了李永达的特别关注,并率先进行了竞选议员的政治活动。李永大和李志莹是“叛国帮派帮”的头号人物,臭名昭着的“香港独立”,戴耀庭,是非法“仲中”的主要发起者,叫嚣着“反华乱”[0x9a8b]。通过李永达,诺川区逐渐得到戴耀庭的信任。

2017,傩选区明显退出民主党,成为“香港志”的“影子成员”,主张“民主自决”。然而,在与民主党保持友好关系的同时,这一包罗万象的特点赢得了戴耀廷的关注。据悉,戴耀廷曾在反对派内部活动中发言。一旦他被判入狱,他的“作战计划”将移交给地区。

0×251f

严重犯罪、粗鲁和侮辱警察

在这次“反改版”暴动中,区诺轩是一把“幕后黑手”和暴力活动的保护伞。他善于利用“会员”身份,妨碍警察执法,粗暴侮辱警察,为暴力犯罪分子提供庇护……累了!

据媒体报道,今年7月7日,当暴力分子围绕旺角时,区诺轩举着喇叭,歇斯底里尖叫和尖叫,阻挠警方执法,粗暴侮辱女警官,女警已到平等机会委员会。投诉区诺轩。与此同时,警察督察协会致函立法会主席梁关仁先生,对于南轩区故意阻挠警务人员执行职务及侮辱女性,对此表示极为遗憾和愤怒。警察。他们还严厉谴责并要求采取后续行动。区诺轩职业道德问题。

△图为是区诺轩故意在警方防线前被封锁,妨碍警方通关。

7月28日,在上环的非法集会上,区诺轩再次站在暴民和警察的中间“打专家”,“批评”警察使用不当的武力,阻碍警方执法,并提供暴民的“庇护”。

根据香港法律专家的分析,区域轩可能犯下以下罪行:

首先,它似乎穿插在示威者,非法装配者甚至是暴徒之间。采取行动是自由的。它涉嫌违反《苹果日报》并可能被指控为“非法集会”。如果犯罪成立,最高刑罚为5年。

第二是阻挡道路,给公众造成障碍和影响。它涉嫌违反《公安条例》并可能被指控为“公害”。如果犯罪成立,最高刑罚为7年。

第三是破坏社会和平。即使其他装配工不使用暴力,他们也不会离开并被怀疑犯罪《普通法》。他们可以被指控“骚乱”。如果犯罪成立,最高刑罚为10年。

第四是阻挠警察的执法,掩盖涉嫌违反《公安条例》的暴徒,并可以指控“办公室犯罪抵抗”。如果犯罪成立,最高刑罚为2年。

五是大嗓门(手持扩音器)歇斯底里地尖叫、尖叫,辱骂警官是“死黑警察”,辱骂用英语警告其离开的女总督察,意图煽动他人破坏社会安宁和猜疑。罪名成立《侵害人身罪条例》,可被指控“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刑罚为5000元,有期徒刑12个月。

据香港媒体报道,Onofrio已被香港警方逮捕。

不公正注定要毁灭!”“暴政派”和香港和香港的其他领导人为了获得政治资本,编织着“道德”和“悲伤”的冠冕堂皇,将香港年轻人推向危险,他们是罪魁祸首!天空是谁?不报道,时间不在这里!等着诺轩这样的罪犯,会受到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