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产业补贴退坡:龙头股半年盈利20亿 也有企业进退两难

时间:2019-09-15 来源:www.phiphi-hotel.com

在光伏产业强劲需求的推动下,A股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持续上升,刺激光伏概念股走强。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9日,光伏指数自今年年初以来已上涨23.38%。

8月28日晚,单晶巨头龙基(.SH)发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1.1亿元,同比增长41.09 %;实现母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0.10亿元。同比增长53.76%;非返乡母亲净利润19.96亿元,同比增长59.15%

值得一提的是,龙脊股票的市值在8月28日突破了1000亿大关,成为中国第一家市值超过1000亿的光伏企业。

中期报告发布并继续扩大产能

根据第一财务报告的统计,截至8月30日,风能光伏行业的51家公司已披露其半年度报告。总体而言,该行业的许多领先公司都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业绩增长。

作为单晶巨头,龙基股份暂时在光伏产业中排名第一,净利润为20.1亿元,其次是正泰电气(.SH)和通威(.SH)。

龙脊的高增长份额是由于产能扩张和海外市场的强劲需求。报告期内,公司单晶硅片销售21.48亿片,比去年同期增长183%,自用量7.95亿片;销售了3,193兆瓦的单晶组件,增长了21%;单晶电池的销量为712兆瓦。

龙脊的海外市场扩张取得了显着成效。零部件产品海外销售比例继续增加。 2019年上半年,龙脊海外单晶组件对外销售额达到2,423吉瓦,同比增长252%,占单晶组件总销售额的76%。

据中国光伏产业协会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光伏产品(硅片,电池片,组件)出口总值106.1亿美元,同比增长31.7%。其中,零部件出口额为90亿美元,大幅增加,出口量约为36GW,同比增长近一倍。

面对需求的持续增长,龙脊股份近日表示计划斥资63亿元扩大产能。 8月28日晚,公司宣布拟通过银川龙基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和龙脊乐业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投资建设项目达成合作意向。子公司。资金来源是自有或自筹资金。预计后期制作项目将为公司带来15.4亿元的净利润。

该项目包括:银川年产15GW单晶硅棒硅片项目预计总投资约为45.86亿元,建设期为2年;台州年产5GW单晶组件项目预计总投资约17.9亿元,月建设期15个月。

频繁的项目投资以扩大产能将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压力。国金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在过去几年中,龙脊产能的快速扩张和从晶圆到零部件延伸的核心业务对经营现金流产生了负面影响。随着零部件业务的海外布局逐步完成,海外销售比例增加(回报率高于国内)。

上海一位经纪分析师告诉CBN,“结合公司之前计划的产能计划,到2020年底,晶圆产能将达到65GW,产能扩张是不可避免的。光伏投资回收期较长,龙脊有两个新项目。建设期约两年,现金投资总额可能接近90亿元。考虑到公司今年上半年的经营现金流增长,覆盖当前产能扩张的压力不会很大。“

报告期内,龙脊股份现金流量有所改善,净现金流入24.3亿元,同比增长108%,净利润超过20亿元。公司总资产约510亿元,货币资金达145亿元,资产负债率降至56.54%,为两年来的最低值。

高度杠杆化的公司陷入两难境地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一方面,产业链继续传播,光伏企业受益于需求上升。另一方面,行业补贴逐渐消失,退出的迹象明显。 “

“补贴已得到加强,光伏产业一直在急于增加杠杆率。”消息人士补充道。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和其他权威机构发布的行业数据,2019年上半年全球装机容量约为47GW,其中海外市场新装机容量约占总装机容量的75%。国内能源管理局估计,全年可投入电网的电网装机容量为40-45GW,下半年的装机容量将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此外,今年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9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正式推出平价在线和国家补贴招标配置工作,行业补贴下降信号更加明确。

根据标准普尔信用评级研究报告的分析,“自2018年5月以来,政府加快了补贴步伐。过渡期结束后,所有陆上风电将实施与燃煤发电相当的无补贴互联网价格。光伏项目也将逐步结束补贴历史。“

根据该政策,到2018年底已经批准但尚未启动的光伏项目必须在2020年底前完成并连接到电网。到2019年底,已建成和未完成的光伏项目必须连接到电网。为了在原批准文件中实施更高的补贴。否则价格将被取消并转换为经济实惠的商品。

同时,面对补贴的突然加速,一些光伏企业依靠出售电站资产,寻求退出。

普华永道公开报告统计数据显示,从“531新政”到同年9月底,光伏发电厂交易额达89亿元,超过前三年总和。直到最近,出售资产的步伐才停止。远景能源(江苏)有限公司剥离风力发电站9.9万千瓦,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出售其在光伏电站开发公司协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协鑫新能源)的控股权。

分析人士指出,“项目未能完成享受最终补贴,项目产能的经济效益将直接影响公司业绩,成本周期也将相应延长”

同时,标普认为,进入该行业较晚但仅以新能源开发为副业的企业有退路。然而,近年来转向新能源开发的企业仍处于大规模投资周期。没有其他业务提供稳定现金流的公司将因为高杠杆率而陷入困境。

(编辑:李嘉玲)

http://www.whgcjx.com/bdstuBNpJ/8kCJ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