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实控人违约担保“埋雷”6.4亿元 中天能源下周一将“戴帽”

时间:2019-09-04 来源:www.phiphi-hotel.com

原真人默认保证“埋藏矿”6.4亿元中天能源下周一将“戴帽子”

由于原实际控制人违反规定,外部担保未解除。中天能源昨日宣布,该公司的股票将于8月12日实施其他风险警告,并将改为ST中天。

前大股东留下巨额债务

2018年,随着大规模的大规模并购,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净利润下降8.01亿元,下降252.37%,公司财务报告由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准。”该会计师事务所表示,中天能源有大量逾期债务,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7月底,原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和原真实控制人邓天洲,黄波债务总额为33.9亿元,其中股权质押债务为15.1亿元,桥梁债务金额为670万。 1亿元,其他类型的债务达12.1亿元。上述债务都已逾期。此外,中天资产持有的2.19亿股被冻结,邓天洲和黄波持有的3,367,700股和3,632,700股也被冻结。

为解决公司债务问题,化解流动性危机,中天资产,邓天洲,黄波先后于2018年9月先后介绍了湖南湘头和国后天元,以解决危机。今年7月,初始资金5000万元用于稳定公司债务和员工,维持正常生产经营,收取债务重组和咨询服务费1750万元,国后天元及其控股股东郭厚资产和公司取消了合作协议。

随后,中天资产再次通过转让投票权将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森宇化工。存款后,森宇化工将向中天能源提供贷款,总金额不超过1.5亿元。目前,它已向该公司提供贷款6750.万元。

该公司“佩戴帽子”的默认担保额为6.4亿美元

然而,在收购Senyu Chemical之后,发现公司留下的“坏乱”不仅仅是上述债务和股权冻结。 7月11日,中天能源宣布,经过自查,发现公司有三个关联方为担保提供担保,“没有公司的内部决策程序,也没有履行公司的义务。 “,总金额5.9亿元。 8月3日,公司宣布另外5000万元担保项目“未履行公司内部决策程序,未履行义务”。上述担保总额达6.4亿元。

关于原控制人埋没的“雷霆”,中天能源表示上述违规担保未履行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的审批程序,也没有履行上述信件,原实际控制人,原主席和原件如未经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批准,法定代表人未签署协议,则该行为违反《公司法》和公司的有关规定[0x9A8B。公司将采取法律措施申请上述担保无效。同时,公司宣布,按照审慎原则,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规定,公司在公司证券交易所申请“其他风险警示”,缩写为改为“ST中天”。

关于原控制人留下的违约保证是否还需要公司继续履行担保责任,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明斌在接受“公共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情况,判决担保有效。在某些情况下,判决保证无效。总的来说,内部解决程序不应影响担保的外部效果。但是,如果违规担保侵犯了公众股东的利益,法院也可以违反公共利益,否认担保合同的有效性。判决的结果取决于案件的具体情况和原被告的证据。“

,看多了

11: 31

来源:同花顺财务

原真人默认保证“埋藏矿”6.4亿元中天能源下周一将“戴帽子”

由于原实际控制人违反规定,外部担保未解除。中天能源昨日宣布,该公司的股票将于8月12日实施其他风险警告,并将改为ST中天。

前大股东留下巨额债务

2018年,随着大规模的大规模并购,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净利润下降8.01亿元,下降252.37%,公司财务报告由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准。”该会计师事务所表示,中天能源有大量逾期债务,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7月底,原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和原真实控制人邓天洲,黄波债务总额为33.9亿元,其中股权质押债务为15.1亿元,桥梁债务金额为670万。 1亿元,其他类型的债务达12.1亿元。上述债务都已逾期。此外,中天资产持有的2.19亿股被冻结,邓天洲和黄波持有的3,367,700股和3,632,700股也被冻结。

为解决公司债务问题,化解流动性危机,中天资产,邓天洲,黄波先后于2018年9月先后介绍了湖南湘头和国后天元,以解决危机。今年7月,初始资金5000万元用于稳定公司债务和员工,维持正常生产经营,收取债务重组和咨询服务费1750万元,国后天元及其控股股东郭厚资产和公司取消了合作协议。

随后,中天资产再次通过转让投票权将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森宇化工。存款后,森宇化工将向中天能源提供贷款,总金额不超过1.5亿元。目前,它已向该公司提供贷款6750.万元。

6.4亿违约担保导致公司戴帽子

然而,Moriyu Chemical接手并发现该公司的“混乱”并非上述唯一的债务和股权冻结。 7月11日,中天能源经过自查,发现公司提供的担保有三项担保,“没有公司内部决策过程,没有履行信用义务”,总金额为5.90亿元。 8月3日,公司宣布,未经公司内部决策程序,未能履行5000万元人民币的担保。上述担保总额为6.4亿元。

对于原控制人员埋没的“雷声”,中天能源表示,上述违反安全项目的行为不符合董事会或股东会议的审批程序,也未履行信托函。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公司前任控制人,主席和法定代表人员超出了职权范围。该行为违反了《章程》和公司《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将采取法律措施申请上述担保无效。同时,公司宣布,按照审慎原则,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规定,公司向联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简称“ ST中天“。

至于原始原告留下的违约保证是否需要公司继续履行其担保责任,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志斌在接受“大众证券报”采访时说:“有两种情况其中上市公司违反规定的担保在判决中有效,以及判决中的违规担保无效的情况。整体而言,内部解决程序不应影响担保法的外部效力。如果不正当担保侵犯了公众股东的利益,法院也可以以侵犯公共利益为由否认担保合同的有效性。判决的结果取决于案件的具体情况和原告和被告的证明。

获取更多信息

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中天能源

邓天舟

森宇化学

债务

真正的控制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