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人子弟还是定位精准?职业教育的中国式困境

时间:2019-09-03 来源:www.phiphi-hotel.com

职业教育困境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程玉明

发表于2011.7.29,第909期《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职业教育的“大”是显而易见的。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的最新数据,中国有1423所中等职业学院和高职院校,“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初步建立”。

在中国职业教育快速发展之后,大而不强但不精致是一个新的痛点。虽然它分别占据了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一半,但人们普遍认为职业教育仍然是教育的薄弱环节。

如何打破职业教育仍是典型的中国式发展问题。

“这个国家很匆忙”

“国家非常重视职业教育。但是,作为行业主体的企业不愿意参与,而学习者则不愿意接受。这是一个长期困扰职业教育发展的关键问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徐国庆说。

事实上,在政策制定者看来,职业教育从来就不是纯粹的教育问题,而是与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有关。

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曾试图“上岗,提高工作”,将职业教育与行业和企业分开,走上了市场化的道路。事实证明,这种政策选择导致中等职业教育迅速衰落,从而导致“技术短缺”。

2002年至2005年,全国职业教育大会三次举办史无前例。在2005年的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宣布,在“十一五”期间,中央政府投入100亿元用于职业教育,开启了国家大规模职业教育投资的序幕。

“当你看看这些年的政策时,你会发现国家急于处理职业教育的薄弱环节。在义务教育普及之后,教育投资的增加是学前教育或职业教育的重中之重。事实上,由于经济的需要,我们选择加快职业教育的发展,然后补充学前教育的短期教育。“北京师范大学职业与成人教育学院振真教授分析《中国新闻周刊》。

发达国家已经验证的路径。他说:“当一个国家进入工业化中期时,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将急剧增加,职业教育的价值将得到广泛认可。”

作为一名研究员,何震一直非常嫉妒“平民教育”和“贫困教育”的概念,反对教育和人民的标签。 “不能说教育适合某个人。职业教育类型的核心是课程性质的差异。与普通教育相比,它确实存在,但它也是不可替代的。“

这种不可替代性是双向的:它满足了社会对专业技能的需求,丰富了个人的选择。虽然有些是被动的选择。更重要的是,职业教育为平民阶层和弱势群体提供最基本的教育保障。据报道,中国高职院校90%以上的学生来自普通家庭。

何震认为,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投入非常有价值,具有成本效益,不仅可以提高人民素质,还可以避免许多社会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他认为职业教育的“政治正确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学生资源,资金和进一步的学习渠道

不平衡的发展和不足是当前职业教育领域的一个突出问题。有分析认为,除了以“示范学校”和“优质学校”为代表的10%外,其余90%的高职院校都不好。

日前,在国家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现场会议上,东部某省教育厅副厅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等职业教育“严重营养不良”,高等职业教育“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

碎片太糟糕了。副主任说:“小学和中学的教室里有一位好老师在黑板上,但职业教育并不好。它需要培训,需要很多钱。职业教育就像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中国经济仍处于不发达阶段。“

巧合的是,中部省份教育部门的副主任也在现场会议上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中等职业教育的基础不强,职业教育体系将受到动摇。”学生,基金和进修是他关注的三个主要问题。

根据官方数据,中等职业学校的入学学生人数逐年下降,高中入学率保持在40%左右。原来的“专业比例”逐渐失衡。中等职业教育的蛋糕越来越小。

高职院校的财务状况也不容乐观。虽然相当于普通高校的数量,但在2018年高等教育经费总投资200亿元中,高职院校仅有2150亿元,仅占总量的一小部分。

职业教育地位低,资金少。它还承担了普通教育异常发展的负面后果。

“本科教育病情严重。”东部省教育厅副厅长在分析职业教育的困境时说,“二十年前,中国的本科教育,包括大学教育,是一种精英教育。 1999年高考扩建后,普及高等教育,但培训模式仍是过去的精英教育模式。社会人才结构应该是金字塔形的,但我们的本科教育占比如此之大,分配结构严重错位。“

吸引注意力的一个新趋势是一些失业的本科毕业生甚至从事高中和高中后的工作。 “这些普通本科院校的毕业生不高,他们不想成为白领。没有那么多的工作,他们想成为蓝领,没有技术。”副主任说。

从2014年开始,国家一再提到需要引导地方高校转向应用本科,使高等职业教育的“领导”更具吸引力。然而,在实践中,大多数本科院校并不活跃。相反,各类高职院校都充满了“升级”的热情,倾向于“专业化”。

2015年,当时的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公开表示,“原则上,中等职业岗位不升格为高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不升入本科。”根据行业实际需要和行业发展,国家希望保持适当稳定的中高职业结构,我希望学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位,尽力而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集中精力在各自的岗位上办学“。

今年6月初,首批15所高职院校升格为本科“专业大学”,但名称发生了变化,“专业”属性没有变化。据报道,这15个高级职位都是私立学院和大学,升级后,学校名称保留了“专业”一词。

路不行。 “

与此同时,孙浩也代表教育部。全国1200多所普通教育本科院校,除以“双班”为代表的研究型大学外,其中至少有一半应申请“专业能力和技能型”应用型本科课程。更改。

“企业是用户,是上帝”

“服务型,就业型”的职业教育自然与企业紧密结合。校企合作与生产教育一体化也成为职业教育的重要特征。然而,在实际工作中,它形成了“政府主导,校本和企业不足”的尴尬局面。

2019年4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教育部联合发布《建设产教融合型企业实施办法(试行)》。《办法》表示,进入企业集成企业型认证目录的企业将获得“金融+金融+土地+信贷”组合,并按要求实施相关税收政策。与此同时,教育部还公布了24份“优先建设的生产和教育企业一体化建议清单。”

教育部副部长孙伟在全国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现场会议上强调,“如果学生是我们的产品,企业就是我们的用户和上帝。我们必须动脑筋,想办法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和动力。让他们感兴趣并愿意合作。“

不难看出,政府迫切希望通过政策引导来改变“冷热”校企合作的现状。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加快生产和教育一体化还远远不够,法律应明确界定。

事实上,企业在法律合作形式下的地位和利益,以确保学校和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生产和教育的融合也已经提出多年,但《职业教育法》的修订工作被推迟。据报道,1996年出生的法律更具“声明性”,但并非具有规定性或约束力。

2008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职教教育法》的修订纳入年度重点工作,但实质性修改工作尚未完成。今年2月,国务院再次发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议“推动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为职业教育改革和创新提供重要的制度保障”。

对于《职教教育法》修订后的“难以生产”,一些受访者认为,职业教育行业的实践变化过快是一个重要原因,即使行业本身不断改变其对职业教育的认识,以及法律需求相对固定。成熟的共识。

例如,我们应该考虑并合理地确定各方的责任,并着重解决校企合作中的突出问题。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金融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田志磊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企业来说,行业创造的财富越自我保留,就越能用于高职业教育。增值和高技能。性职位提供人才,他们需要的成本越低,他们参与职业教育和教育一体化的意愿就越高。

但实际情况是,硬件成本高,管理成本高,收入有限,人员流动性严重抑制了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合作积极性。在公司的书中,投入产出比是首要问题。

职业教育落后于行业发展是公司不活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曾在一家台资企业工作多年的人事经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除非有一个特别大的科学突破,否则高职院校的知识体系可能不会改变数十年。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许多专业学院和大学的示波器已有20年历史。你如何在企业中进行测试?“

人事经理说,即使受过订单培训的学生到达公司,他们也可能需要三到六个月的离职培训才能上班。 “半年左右没有输出,而且我一直在半工作,这对公司来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这是一个错误的孩子,还是准确的?

对于家庭来说,“接受”职业教育并不容易。

“我宁愿去星巴克拿板,也不想去学校学习技能。” “宁是一个白领,有两三千元的工资,而不是工资五六千的蓝领。” “将快递送到工厂比进入工厂更好。”教育歧视使大多数家庭不愿意将孩子送到职业学院。

有些学生即使进入职业学校,也会尽可能地上学,并将晋升为高职院校和高职院校。一名职业学院的老师透露,他们学校60%至70%的学生会选择上学。

但也有例外,如小龙虾学校名为“网红”已成为许多学生和家长的最爱。

今年夏天,湖北省江汉艺术职业学院钱江龙虾学院的第一批毕业生获得了一般文凭。据说这些学生毕业前已“预定”,薪水高达6000元。

2017年,钱江龙虾学院成立之初就受到了重创,甚至引起了主管部门的关注。教育部职业和成人教育部门负责人曾说过:“有些学校开设了龙虾专业。这是不可能的。专业设置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它是科学的,它不能被误解了。“

面对批评,学校并不认为这是违反规定,因为他们不是开设“龙虾专业”,而是专业的烹饪技术和营养目录,餐饮管理和营销,只关注烹饪小龙虾。

击败球,品牌炒作是好事,而潜江龙虾学院可以说是名利双收。据报道,其入学人数已在2019年扩大到200人。在高职院校普遍招生困难的背景下,成功进行了反击。

“小龙虾学院听起来不是很好,但人们不仅活了下来,而且发展得非常好。从农业到烹饪,它们涵盖了整个产业链,定位非常准确。“北京师范大学和甄教授说,”这也反映出国民认知与市场需求之间仍存在一些差异。“

不仅是小龙虾学院,还有热干面研究所,健身学院和电梯学院,都是高职院校的常规经营。这些中学以校企合作为主,体现了职业教育的“全员”服务。国民经济的特征也与该地区的工业发展密切相关。

事实上,职业教育体系中“净红”职业的比例很低。业内人士认为,与这些“短而快”的服务业技能培训相比,高成本的产业技能培训是职业教育的重点。

数据显示,2018年毕业生的前三名专业就业率是:高压输配电线路(97.1%),电气化铁路技术(95.9%)和电力系统自动化技术(95.5)的建设和维护。 %)。

没有人会申请,它将永远存在

职业教育是工业化的产物。对于中国来说,这也是一种异国情调的产品。德国的双重制度和英国的现代学徒制都是中国研究的主题。

早在1985年,德国双系统职业教育试点就在中国的六个城市启动。 1994年,中德职业教育合作纲领文件诞生,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签署的唯一的政府间职业教育双边协议。如今,中国已成为德国职业教育出口的最大市场。在德国企业的家乡江苏太仓,双系统已经实施多年,并积累了良好的本地化经验。

6月26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德国考察期间特别提到职业教育是中德教育合作的一张漂亮的名片。

事实上,学习职业教育模式的第一步是选择哪种产业发展道路。

华东师范大学徐国庆教授认为,走高端生产线的国家将不可避免地得到发达的职业教育体系的支持。全球领先的经济以技术创新和财务控制为特征。它的职业教育不直接服务于工业,而是服务于人类的发展。它也被称为职业教育。这种工业路线减少了对工人技能水平的依赖。

在北京师范大学和甄教授看来,高技能路线与技能替代路线的区别非常明显。前者以德国双重制度为代表,强调对工人技能的依赖。后者由美国生产线代表。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与金融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田志磊表示,“中国正在学习德国和美国,但它似乎越来越像台湾。”

台湾职业教育的一个显着特点是强调理论和强调教育。台湾各地的“科技大学”实际上是高职院校的代名词。这不仅是满足学校和家长“提升资本”冲动的产品,也是教育和声誉的产物。最极端的例子是,一个只得到18分的学生实际上去了本科。

许多学者认为,相比之下,新加坡的经验更值得中国参考。

每个人都要上大学,但如果没有基本的技术工人,就会出现结构性短缺。 “

由于国家规模小,人口少,新加坡政府要求人力资源规划准确率超过95%。与此同时,政府将介入和指导招生,即使没有应用焊接机加工这样的专业人员,但它仍将永远存在。

华东师范大学徐国庆教授认为,对于像中国这样人口众多的国家来说,将高端制造业作为支柱产业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将职业教育作为加强专业设置和专业选择的手段。计划和指导,避免与英国相同的制造业竞争力下降,因为职业教育与行业模式之间的不匹配。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27期

免责声明:出版物《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已获得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