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量暴涨背后,是红旗汽车“难掩之痛”:计划销量泡沫危机

时间:2019-08-22 来源:www.phiphi-hotel.com

  5sKfHgnghoJj3kvrZxSXXZuZdSgm9nkYKO=ap4ZHmdO=g1565694512008compressflag.jpg

  从徐留平(现一汽集团董事长)调任一汽集团到对一汽进行改革、重组,再到单独剥离和倾力打造红旗汽车开始,一汽集团经历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人事任命和调岗后,红旗汽车的销量就像被打了激素一样,已经连续17个月高增长。

  徐留平治下的红旗汽车

  与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红旗汽车的当红销量。在今年汽车销量下行、经济环境承压大环境下,红旗汽车1-7月共计销售辆,同比增长(暴增)328.90%,这是迄今为止红旗汽车最好的销量数据。

  66hzWkoqniiDDFo1UuuLUCmWuUDQHngyVcltl9ow1T2e8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用一组数据来反映它的“火”。红旗汽车在2015年共计产销5000辆,2016年共计产销4800辆,2017年共计产销4665辆,2018年共计产销3.14万辆,同比增长573.09%,2019年再创新高。

  要知道,2018年是徐留平任职一汽后的第一个整年,这也是他带领红旗汽车“一炮打响”取得的业绩,所谓“开门红”。但这“红”的令人惊叹:他是通过什么方式能让红旗汽车快速销量暴增的呢?

  通过梳理一汽集团动作和红旗汽车销量,不难发现,其销量变化始终以贯彻落实徐留平的讲话精神为核心目标。

  gPAELxduNjoJMlKUEI8PlJN1qbKIBDk0WuDJ7c0aF5bxm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首先,围绕红旗“利益”改革

  从徐留平2017年8月2日调任一汽集团任董事长开始,第48天,也就是2017年9月18日就对一汽集团开启了大规模人事调整,涉及近30个部门一把手,9月19日开始进行副职岗位竞聘,并在三天内将所有人岗匹配到位,一周之内,完成8000多名员工的全员竞聘上岗。

  “这是一汽集团‘前所未有’的大变革,30个部门一把手,副职岗位三天内匹配到位,”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透露,“这一次改革非议众多,一批干部、老员工是愤愤不平,简直就像一次清洗,很对人都下岗离职了,他展现出的强势让人无法适从。”

  而“一面强势的同时,一面任人为亲”,在一些人看来,徐留平的改革违背了他制定的管理层按竞聘上岗的章程,至少在红旗汽车管理层任命上,惹来了许多非议——徐留平治下的红旗汽车正成为“私家军”在管理。

  w43dwAvkcrgezBn5FBTDZpdSFK07knKV4wrpN=OOuA3oa1565694512012.jpg

  梳理不难发现,从一汽集团技术中心解散到一汽集团在红旗工厂召开红旗产品和质量的誓师大会,从一汽集团召开5万人“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总结大会到徐留平宣布一汽轿车独立红旗事业部由集团总部直接管理,徐留平一把手负责开始,围绕红旗汽车的“战役”打响了。

  9p7nqGCQNB1Yr4jx4Qk0fFuvnFzHvfvaWRx4wSa99dBZz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一汽集团“政治强人”徐留平号召全员学习红旗精神,在“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上,上至80余岁白发苍苍的老一汽人,下至生气勃勃的90后、甚至是00后,全员学习他的讲话精神,在他的带领下, 一汽广大干部员工也开启了“白加黑”“7—11”工作模式。

  在人事任命上,原一汽-大众总经理张丕杰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原职务由一汽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一汽轿车总经理胡咏将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原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

  2Dl4Xna0UHAuexOtB3j8arLjCJAxRBqm5BPgCclATdGHS1565694512012.jpg

  原一汽红旗常务副总经理高放被离职,徐留平让在长安集团的老部下陈旭接替;原北汽国际总经理董海洋也加入红旗,主抓新能源和智能网联。至此,从采购到战略再到管理决策,由徐留平亲自安排,一切花钱、管钱的部门到位。

  其次,制定红旗“宏伟”目标

  改革到位,战略先行。

  在一系列改革措施、人事任命到位后,徐留平正式发布“新红旗”品牌发展战略,制定有3个阶段:计划2020年销量10万台级,2025年30万台级,2035年50万台级的宏伟目标,并首次明确2018年销售3万辆的目标。

  “他说3万辆目标,在参加人民代表大会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出去的话是务必要实现的。”但这样的成绩并非通过市场经济来完成,有内部人士颇为激动说,“它(增长)是不可持续的,早晚有一天要破裂。”

  我们看到,2018年红旗汽车确实实现了3.14万辆的销量目标,但看似皆大欢喜的成果,好比平静湖水下却波涛汹涌。在现实面前,他“只是用一系列‘强权’,短暂完成了他接管一汽后的政绩小目标。”

  再者,“非市场化”销售

  “暮年”红旗汽车再起汹涌。

  自红旗汽车向常州交通集团交付100辆红旗车,并且郑重宣布红旗产品终身免费保修开始,类似这样“非市场化”的交付就已成为常态,而红旗汽车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让它的销量快速暴增。

  在初期时候,3万辆销量目标相对好处理,红旗汽车可以先让红旗供应商、经销商等来买;在取得业绩后,开始让与一汽有关的企业来买,包括大众、马自达、解放等来做销量贡献;自产自销,开始号召员工来买,当然售价自然比市场要低的多。

  TIxC9szWjvfZsp9g1Ww0jNQJ7WAQTtvMPqw4EysVTWSRi1565694512004.jpg

  就这样,红旗汽车完成了当年3万辆的目标,但面对红旗强加而来的买卖,一些经销商和供应商除迫于压力外,更多是“有苦难言”。而今年的销量,红旗汽车除以上方式外,网约车成为红旗交付的最重要手段。(后续做进一步深入报道)

  PUVLG7Q=uyrbUdqsEYRyIB43PmnDnumrER3QGiyuuGksQ1565694512009.jpg

  图示就为一汽-大众供应商红旗H7交车仪

  bAk8osfSbbn1DeIFaa6tOCwV74=q456NMhbsYYxIw8e3a1565694512009.jpg

  图示为流通在二手车市场的准红旗新车

  但大家知道,这样的非市场化销售,只能树立一时之功绩,长则必然给红旗留下难以挽回的损失,更何况,红旗汽车的“希望”更多是徐留平个人意志强加所致,在短暂“红利”面前,红旗质量问题已然成了“爆发”点。

  e=LmErCDozrpfhva976sesn0DqsVLOptyUCNEDWCDZlSA1565694512007compressflag.jpg

  然后,红旗质量问题爆发

  在红旗产品和质量的誓师大会,徐留平曾提出了红旗产品质量应该是世界顶级豪华车的标准,然而通过在市场正常购买红旗汽车的消费者,却屡因质量问题维权。

  一位来自大连的陈先生花40万购入的红旗H7,所爆发的问题,令他相当头疼。据他称,共计有16项异常,反馈给厂家至今杳无音讯。

  而来自黑龙江车主购买的H5也是各种添堵,该车主也给我们列了22个质量问题,最让笔者惊讶的是,其产品用90迈的速度过个马路上的坑,轮毂弯了轮胎费了,这位车主说“我顿时笑了”。

  T4TkTzr0vMOZ=xptEeNg=bcSoIpc6mmznTJWrSwWSoubT1565694512012.jpg

  “再不会为情怀买单,不会再考虑红旗,”一名红旗H5车主投诉称“当初买这个车就入外观这个坑,该车前挡异响、副驾驶异响、中控异响、后视镜异响、玻璃异响;减震硬走坑洼路段或者减速带,那减震硬简直都坐过2路公交车那种酸爽感。”

  而像电子故障、挂R档熄火、中控屏黑屏、升降档顿挫严重等质量问题,更是被车主屡屡提及。

  最后,“泡沫销量”承压

  产品质量的频频爆发,让本就艰苦的经销商如履薄冰。位于河北的一家曾颇为气派的红旗4S店如今依旧灰尘遍布,终日不见消费者;然而,红旗汽车的销量却快速飞涨中;另一边,消费者因质量问题维修和进而失望。

  在这样的背景下,红旗销量连续17个月增长,恐难以维系。要知道,2020年红旗汽车销量要完成10万辆的目标。面对这样的销量,经销商、供应商以及其它关系客户,恐再无力支撑。

  要知道,红旗汽车可是民族品牌,每年累计亏损不说,至少希望在徐留平带领下能有正向的发展,但目前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势必给红旗带来更大的危机,一旦非市场化销量难以维系,倒下去的那一刻,会让更多的国人寒心的。

  6Tbs8Lt121uYPsCjbaLnL558l5Z2J6oDA8LaqXQbGO56i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红旗梦”不应是让供应商来买卖汽车,让更多中国百姓爱上红旗轿车,这才是红旗汽车真正的奋起。

  5sKfHgnghoJj3kvrZxSXXZuZdSgm9nkYKO=ap4ZHmdO=g1565694512008compressflag.jpg

  从徐留平(现一汽集团董事长)调任一汽集团到对一汽进行改革、重组,再到单独剥离和倾力打造红旗汽车开始,一汽集团经历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人事任命和调岗后,红旗汽车的销量就像被打了激素一样,已经连续17个月高增长。

  徐留平治下的红旗汽车

  与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红旗汽车的当红销量。在今年汽车销量下行、经济环境承压大环境下,红旗汽车1-7月共计销售辆,同比增长(暴增)328.90%,这是迄今为止红旗汽车最好的销量数据。

  66hzWkoqniiDDFo1UuuLUCmWuUDQHngyVcltl9ow1T2e8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用一组数据来反映它的“火”。红旗汽车在2015年共计产销5000辆,2016年共计产销4800辆,2017年共计产销4665辆,2018年共计产销3.14万辆,同比增长573.09%,2019年再创新高。

  要知道,2018年是徐留平任职一汽后的第一个整年,这也是他带领红旗汽车“一炮打响”取得的业绩,所谓“开门红”。但这“红”的令人惊叹:他是通过什么方式能让红旗汽车快速销量暴增的呢?

  通过梳理一汽集团动作和红旗汽车销量,不难发现,其销量变化始终以贯彻落实徐留平的讲话精神为核心目标。

  gPAELxduNjoJMlKUEI8PlJN1qbKIBDk0WuDJ7c0aF5bxm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首先,围绕红旗“利益”改革

  从徐留平2017年8月2日调任一汽集团任董事长开始,第48天,也就是2017年9月18日就对一汽集团开启了大规模人事调整,涉及近30个部门一把手,9月19日开始进行副职岗位竞聘,并在三天内将所有人岗匹配到位,一周之内,完成8000多名员工的全员竞聘上岗。

  “这是一汽集团‘前所未有’的大变革,30个部门一把手,副职岗位三天内匹配到位,”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透露,“这一次改革非议众多,一批干部、老员工是愤愤不平,简直就像一次清洗,很对人都下岗离职了,他展现出的强势让人无法适从。”

  而“一面强势的同时,一面任人为亲”,在一些人看来,徐留平的改革违背了他制定的管理层按竞聘上岗的章程,至少在红旗汽车管理层任命上,惹来了许多非议——徐留平治下的红旗汽车正成为“私家军”在管理。

  w43dwAvkcrgezBn5FBTDZpdSFK07knKV4wrpN=OOuA3oa1565694512012.jpg

  梳理不难发现,从一汽集团技术中心解散到一汽集团在红旗工厂召开红旗产品和质量的誓师大会,从一汽集团召开5万人“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总结大会到徐留平宣布一汽轿车独立红旗事业部由集团总部直接管理,徐留平一把手负责开始,围绕红旗汽车的“战役”打响了。

  9p7nqGCQNB1Yr4jx4Qk0fFuvnFzHvfvaWRx4wSa99dBZz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一汽集团“政治强人”徐留平号召全员学习红旗精神,在“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上,上至80余岁白发苍苍的老一汽人,下至生气勃勃的90后、甚至是00后,全员学习他的讲话精神,在他的带领下, 一汽广大干部员工也开启了“白加黑”“7—11”工作模式。

  在人事任命上,原一汽-大众总经理张丕杰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原职务由一汽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一汽轿车总经理胡咏将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原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

  2Dl4Xna0UHAuexOtB3j8arLjCJAxRBqm5BPgCclATdGHS1565694512012.jpg

  原一汽红旗常务副总经理高放被离职,徐留平让在长安集团的老部下陈旭接替;原北汽国际总经理董海洋也加入红旗,主抓新能源和智能网联。至此,从采购到战略再到管理决策,由徐留平亲自安排,一切花钱、管钱的部门到位。

  其次,制定红旗“宏伟”目标

  改革到位,战略先行。

  在一系列改革措施、人事任命到位后,徐留平正式发布“新红旗”品牌发展战略,制定有3个阶段:计划2020年销量10万台级,2025年30万台级,2035年50万台级的宏伟目标,并首次明确2018年销售3万辆的目标。

  “他说3万辆目标,在参加人民代表大会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出去的话是务必要实现的。”但这样的成绩并非通过市场经济来完成,有内部人士颇为激动说,“它(增长)是不可持续的,早晚有一天要破裂。”

  我们看到,2018年红旗汽车确实实现了3.14万辆的销量目标,但看似皆大欢喜的成果,好比平静湖水下却波涛汹涌。在现实面前,他“只是用一系列‘强权’,短暂完成了他接管一汽后的政绩小目标。”

  再者,“非市场化”销售

  “暮年”红旗汽车再起汹涌。

  自红旗汽车向常州交通集团交付100辆红旗车,并且郑重宣布红旗产品终身免费保修开始,类似这样“非市场化”的交付就已成为常态,而红旗汽车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让它的销量快速暴增。

  在初期时候,3万辆销量目标相对好处理,红旗汽车可以先让红旗供应商、经销商等来买;在取得业绩后,开始让与一汽有关的企业来买,包括大众、马自达、解放等来做销量贡献;自产自销,开始号召员工来买,当然售价自然比市场要低的多。

  TIxC9szWjvfZsp9g1Ww0jNQJ7WAQTtvMPqw4EysVTWSRi1565694512004.jpg

  就这样,红旗汽车完成了当年3万辆的目标,但面对红旗强加而来的买卖,一些经销商和供应商除迫于压力外,更多是“有苦难言”。而今年的销量,红旗汽车除以上方式外,网约车成为红旗交付的最重要手段。(后续做进一步深入报道)

  PUVLG7Q=uyrbUdqsEYRyIB43PmnDnumrER3QGiyuuGksQ1565694512009.jpg

  图示就为一汽-大众供应商红旗H7交车仪

  bAk8osfSbbn1DeIFaa6tOCwV74=q456NMhbsYYxIw8e3a1565694512009.jpg

  图示为流通在二手车市场的准红旗新车

  但大家知道,这样的非市场化销售,只能树立一时之功绩,长则必然给红旗留下难以挽回的损失,更何况,红旗汽车的“希望”更多是徐留平个人意志强加所致,在短暂“红利”面前,红旗质量问题已然成了“爆发”点。

  e=LmErCDozrpfhva976sesn0DqsVLOptyUCNEDWCDZlSA1565694512007compressflag.jpg

  然后,红旗质量问题爆发

  在红旗产品和质量的誓师大会,徐留平曾提出了红旗产品质量应该是世界顶级豪华车的标准,然而通过在市场正常购买红旗汽车的消费者,却屡因质量问题维权。

  一位来自大连的陈先生花40万购入的红旗H7,所爆发的问题,令他相当头疼。据他称,共计有16项异常,反馈给厂家至今杳无音讯。

  而来自黑龙江车主购买的H5也是各种添堵,该车主也给我们列了22个质量问题,最让笔者惊讶的是,其产品用90迈的速度过个马路上的坑,轮毂弯了轮胎费了,这位车主说“我顿时笑了”。

  T4TkTzr0vMOZ=xptEeNg=bcSoIpc6mmznTJWrSwWSoubT1565694512012.jpg

  “再不会为情怀买单,不会再考虑红旗,”一名红旗H5车主投诉称“当初买这个车就入外观这个坑,该车前挡异响、副驾驶异响、中控异响、后视镜异响、玻璃异响;减震硬走坑洼路段或者减速带,那减震硬简直都坐过2路公交车那种酸爽感。”

  而像电子故障、挂R档熄火、中控屏黑屏、升降档顿挫严重等质量问题,更是被车主屡屡提及。

  最后,“泡沫销量”承压

  产品质量的频频爆发,让本就艰苦的经销商如履薄冰。位于河北的一家曾颇为气派的红旗4S店如今依旧灰尘遍布,终日不见消费者;然而,红旗汽车的销量却快速飞涨中;另一边,消费者因质量问题维修和进而失望。

  在这样的背景下,红旗销量连续17个月增长,恐难以维系。要知道,2020年红旗汽车销量要完成10万辆的目标。面对这样的销量,经销商、供应商以及其它关系客户,恐再无力支撑。

  要知道,红旗汽车可是民族品牌,每年累计亏损不说,至少希望在徐留平带领下能有正向的发展,但目前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势必给红旗带来更大的危机,一旦非市场化销量难以维系,倒下去的那一刻,会让更多的国人寒心的。

  6Tbs8Lt121uYPsCjbaLnL558l5Z2J6oDA8LaqXQbGO56i1565694512012compressflag.jpg

  “红旗梦”不应是让供应商来买卖汽车,让更多中国百姓爱上红旗轿车,这才是红旗汽车真正的奋起。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