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合肥:市树广玉兰与合肥百年渊源,市花有两种鲜少人知

时间:2019-10-07 来源:www.phiphi-hotel.com

作者:梁文杰

奖励牡丹

只有牡丹是国色,鲜花盛开时,城市正在移动。

牡丹(来源|昆虫图形创意)

7月23日,中国花卉协会通知国华在线民意调查。牡丹以288,747票(79.71%)当选第一,美兰二花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花卉协会说,民意调查的结果将为有关部门提出国家花卉提案提供参考。

您知道合肥市的鲜花很尴尬吗?什么是城市树?

1984年9月25日,合肥市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八次会议将光玉兰命名为“城市树”,将桂花和石榴命名为“城市花草”。

合肥瑞源光宇兰一百年(摄影|舒文杰)

合肥市古树:光玉兰

广玉兰,学名“好莱坞白玉兰”,又名杨玉兰,泽玉兰,木莲。常绿大乔木,树形凝重,雄伟,技术性叶片和蔬菜,花大白,似莲花,质地优良,是珍贵的观赏树种。它对二氧化硫,氯和氟化氢等有毒气体具有抵抗力;它也抗烟灰。它最初产于北美东南部,是合肥绿化的树种之一。它被种植在公园,机构,工厂,庭院和街道中。它很受人们的喜爱。花语无穷无尽,代代相传。

桂花(来源|图形昆虫创意)

合肥市花卉:桂花

桂花是中国十大着名花卉之一。它是一棵极好的园林树木,兼具观赏和实用功能,集绿化,美化和芳香于一身。桂花满是灰尘,非常丰富,是必须的。花语总是和美丽的人“呼吸”。

石榴(来源|昆虫图形创意)

合肥市花卉:石榴

中国栽培石榴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汉代。此外,古代妇女喜欢石榴红色的裙子。石榴的花语是:成熟美丽,有钱有孙。

桂花和石榴是中国的传统花卉,那么为什么选择光玉兰作为城市树呢?有哪些精彩的故事?

清末,中法战争。清军打败了台湾的法军和宝岛的镇南关。战后,慈禧太后赞扬有功的将军,并奖励了美国大使赞扬有功的部长们的108株玉兰树。

每个有功的将军都在自己的花园里种植了木兰。那时,把广玉兰放在家里是一件光荣的事,也是家庭财富的象征。因此,人们称光玉兰为“将军树”。

台湾第一任总督刘明传的故居,在刘老角的西南角有一个广玉兰,据说是刘明传种下的。该树已有120年历史,树高18米。如今,具有百年历史的光玉兰仍然绿叶茂盛,生长迅速。在距树根40厘米处发出两个锣。两个主要分支就像海峡的两侧。

刘明传故居的广玉兰(来源| Web Images)

在肥西县,除了“刘老子”一家外,张老教怀军将军张书生(现巨星中学)也有两个。不幸的是,其中一个在2006年4月4日凌晨被雷电击中。头部被干裂,现有树干长达7米。 1960年代,另一株因暴风雨而死亡。很可惜。也有周老教怀军将军周生传家也有一个光玉兰。如今,它是自封镇农兴中学的所在地。学校已经建立了一个花架并列出了保护措施。据说,在西乡,大号和小号的蝎子都栽有慈禧太后的木兰树。玉兰树雄伟壮观,叶子厚而明亮。每个人都阅读并赞美他们。

周老教(来源| Web图片)

让我们回到合肥市区。在今天的六安路与淮河路交汇处的西北角,北洋军阀故居的原址上还有一个120岁的光玉兰。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段家塘情结逐渐消失之后,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光玉兰成为段家唯一的完整遗迹。上面的光宇蓝兰图片是段佳的。

这样的一件好事怎么会比晚明和重磅人物李洪章的“中堂大人”少呢?其实,王母可以派部长光宇蓝,关键在于李洪章。老大使见过美国大使,礼物也被老李收集。他还提到了将其发送出去的想法。 1903年,李洪章专为欣赏这座寺庙而建时,慈禧太后特别奖励了两名光玉兰。十多年前,有媒体报道说,其中一个人在人工营救后仍然无法恢复青春。后来的报道说它还活着。

李洪章在大厅里享受光宇兰(来源|网络图片)

由于李洪章的想法,合肥成为全国最早引进光玉兰的城市之一。作者查询了相关材料,并介绍了上海,南京,扬州,南通等城市的工厂。但是那时,仅合肥就有如此之多的种植。

从1984年确定城市树花开始,至今已有35年。近年来,“生长缓慢,树形不够漂亮”,使广玉兰逐渐退出合肥市街树,连木兰大道也被法律所取代。因此,近年来,有人提出在合肥市更换树花。

您可以将柚子增加为城市树,增加玫瑰到城市花中,并去除石榴花。戴健

合肥市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秘书长戴坚在2015年合肥市“两次”会议上提出了“重新确定城市树木的花朵”的提案。植树节期间,《新安晚报》公开讨论版发起了“城市树花”主题,相关专家,相关专业教师,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市民参加了讨论。

相关新闻报道(来源|网络截图)

两年后,即2017年3月,提议在合肥用梧桐代替广玉兰作为树木。梧桐和合肥也有关系。 1949年冬,时任合肥市委书记的李光涛同志请南京中山公墓管理处通过村民同志之间的关系,支持合肥市成千上万棵凤凰树苗。在武器。结果,长江路和芜湖路的凤凰树遮盖了天空,留下了几代人的回忆。合肥着名作家刘六曾经在《王贵与安娜》中写道:“我是在电台的照耀下给您写信的。月光很干净,就像你和我在夜晚在梧桐树下奔跑一样。”

冬季的澎湖路(摄影|舒文杰)

但是后来,那些提议消失了。也许更多的人拥有木兰的复合体。玉兰大道,广玉兰文化艺术节,广玉兰饭店,广玉兰奖……三十五年来,它不断融入合肥人民的生活。但是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木兰是120年前的起点,也是35年前的节点之一。如何展望未来?

在完成草稿之前,我随机询问了我周围的朋友。石曙光木兰的许多人都知道,他们很少了解城市花卉。当我告诉他们它们是桂花和石榴时,他们突然意识到并赞美了这两朵花。石榴,还是食者们儿时的回忆!

作者:舒文杰参考文献:合肥市政府官方网站,中山网站,安徽网站,中安在线,凤凰网,新安晚报,江淮晨报等。运营:舒文杰编辑:舒文杰制作:鼎荣传媒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