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企超低排放改造的“两难”

时间:2019-09-01 来源:www.phiphi-hotel.com

经济观察报2天前我想分享理性和建设性的

超低排放转型,像撑杆跳高,许多钢铁公司在实施中都有一些隐患,甚至没有勇气面对:风险承受能力,成本控制和效益预测。毕竟,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问题。

完成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第一阶段已经不到一年半的时间。

一家大型钢铁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今年我们已投资40亿元进行超低排放改革,我们将继续投资后续行动,但资金问题是因为我们的利润是6月,每吨钢的利润不到100元,自7月以来,每吨钢的利润基本为零,没有利润,这比前两年差得多。每吨钢的利润可达800元,甚至一千元。“

在7月13日举行的2019年(第10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许多钢铁公司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2019年4月,生态与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不仅对终端处理后的超低排放指标有明确要求,还需要加强整个过程,整个系统,以及整个行业。链污染控制。

《意见》给出的时间表是:到2020年底,重点地区钢铁企业的超低排放转化取得重大进展,已完成约60%的生产转型工作。能力,有序促进其他地区钢铁企业的超低排放转型; 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的超低排放转型基本完成,国家力争完成80%以上的产能转化。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执行副总裁何文波表示,《意见》相关要求代表了当前全球钢铁行业最严格的生态环保排放目标和要求。但是,具体实施中仍存在许多技术问题。例如,烟气脱硫,反硝化和除尘技术可以长期达到超低排放标准,仍然需要时间验证;高炉煤气脱硫等技术仍需要创新突破。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也听说很多公司都反映了创新和应用新技术的难度和风险。转型投资巨大,运营成本高。”何文波介绍。他还认为,超低排放是钢铁行业绿色发展的新起点,其转型将带来投资规模,研发创新和钢铁制造产业链的绿色发展革命。

困境

王成恩(化名)是一家大型国有钢铁公司的环保部门负责人。他的公司年生产能力超过1300万吨钢。他很清楚这种困境。 7月17日,他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达了这一担忧:“现在我们面临两难困境。?率瞪希颐窍衷诿媪僮爬蠹本缦陆档难沽ΑN颐羌绦缶偻蹲剩斐芍卮蠓缦展尽?梢怨乇铡!?

至于将来会发生什么,王成恩认为,风险并不容易估计,最终还是取决于市场。 “但现在这些事情无法照顾,而且只能投资。”他告诉经济观察报,“但即使你暂时克服了这些困难,也需要束紧腰带,你可能要过紧生活。”

成本问题已经出现。王成恩说,由于原材料价格暴涨,钢材价格不好,下游需求不太好,企业基本没有盈利。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他说:“因为今年我们花了数十亿美元用于超低排放改革,我们一直承受着沉重的压力。据他说,基本上这种感觉基本上存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会长何文波也介绍了企业面临的巨大压力:据一些环保投资大的钢铁企业,环保运营成本已达到每吨260元。为了实现超低排放。按照这个水平,270元的水平,该国的年产量9亿吨至10亿吨的环境成本可能接近中国西部省份的GDP。

该行业也在探索解决方案。在上述2019年(第十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何文波呼吁各级政府应对实施超低排放转型的钢铁企业给予更多激励,实施更有效的“差异化管理和控制”。社会激励措施也必须针对具有先进环境标准的公司。

“我们不能让环境保护水平低,投资低的公司与环境保护程度高,投资大的公司在同一环境中竞争。如果出现这种现象,那就是监管工作的失败,这是不符合公平监督的原则。“我们必须坚决反对。”何文波说:“我们不仅关注钢铁生产能力是否过剩,还关注清洁生产能力是否足够。如果政府监管不允许具有高环境绩效的企业生产更多并赚更多钱,那么这不是真正的监管。“

据生态与环境部大气事务处处长刘炳江介绍,目前钢铁行业排放量大,布局不合理,产能过剩。这一轮超低排放转型的潜力很大。他说,未来,施工质量差的环保公司和环境保护设施运行管理水平较低的运行维护机构应列入“黑名单”,并纳入国家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相关钢铁企业也应纳入当地重污染急停生产清单,并限制公司的行政审批,资格,银行贷款,上市融资,政府招标等。

刘炳江说:“监管应该使环保性能优良的企业更加优秀,建立环保标准。是否实现超低排放是钢铁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关键。未来,对环境保护水平不同的企业实施差别化管理。“ p>

强制时代的考验

超低排放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水平并进入强制性时代。欧业云上首席分析师曾杰生表示,目前能够真正满足超低排放要求的钢铁产能估计约为30%。

王成恩认为,国家超低排放转化要求让人感觉这是一个从鼓励到执法的硬指标。但是,许多钢铁公司尚未完全改变。如果以前没有基础,现在就很难做到。企业会犹豫投资。这是个大问题。

“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投入的数十亿美元并不是最终的。一切都没有产出。大约需要两到三年。”王成恩坦言,这个阶段是最困难的,不考虑行业。下坡,低迷等因素。如果利润大大降低,那么我们面临的风险可能是前所未有的。

让王承恩感到更困难的是建立一个环境保护综合平台,这对企业排放标准具有特殊意义。它不仅可以显示工厂的每个排放点,还可以及时了解有组织和无组织的排放,使排放信息透明,透明。 “这是一个智能的信息平台。在行业中,少数公司已经做到了。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也在努力。现在我们正在与相关方进行技术交流,这将花费几百万。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成本,“他说。

事实上,不仅仅是王成恩所在的企业。其他钢铁公司也面临严峻考验。尽管实现超低排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现在要求和标准非常严格,很可能不会考虑每个公司的实际情况。

曾杰生告诉经济观察报,超低排放是必然趋势。一些大型钢铁公司有很好的基础。 2016 - 2018年的收益良好,他们在早期阶段投入了大量资金。 “但如果压力相对较大且未来利益不大,那么他们可能有机会生存。如果他们不投票,他们就不会投票或投资少。事实上,许多中小企业 - 规模庞大的钢铁企业有这些问题。经过仔细的计算,他们会犹豫等待,然后蹲下。“

此外,还有许多钢铁公司。虽然在设备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有折扣。曾介生解释说,大型环保设备和设施如果实施,各种电费的能耗和维护费用都特别高。许多企业设备要么在白天开放,要么在晚上关闭,要么在白天不开放,这将是无效的。

对企业而言,科学合理,稳定的标准意味着可以避免重复投资造成的资源浪费。在采访中,经济观察报告称,钢铁公司希望当地政府能够稳定标准。

王成恩向经济观察报告说,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政策标准在时间和强度方面都是逐步收紧的。国家标准统一,地方标准不同,远远高于国家标准。他们非常紧急。 “这很无奈,但我必须承认,”王成恩说。

让他感到无助和最不适合的是,近年来,地方标准变得特别快,不稳定,导致企业反复投资。环保项目只能在一年甚至几年内建成,但项目尚未完成,标准已经收紧。

记者注意到,还有一个特殊的背景。王成恩所在的公司不在北京,天津和河北的“2 + 26”城区。它刚刚被列入今年,并已被置于省会的管辖范围内。要求相对严格。

王成恩说:“政府要求国有企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对我们更加严格。一方面,这是限制生产的任务,另一方面,它反映在超低排放上。改革。我们只根据要求改变并继续改变。有可能达到超低排放标准。“

通过火车互动的垃圾分类主题↓↓↓

洞察不断变化的商业世界

科创板首秀超出预期!一些获奖机构将在开幕式上出售,经纪人会说“真正的比赛是明天”

房地产信托陷入停滞,住房公司“艰难的日子”即将来临

[二千字读中国资本市场]如果你相信,你会输!上市公司资本春梦幻想

经济观察,理性,建设性长按,QR码识别,加注意

收集报告投诉

理性和建设性的

超低排放转型,像撑杆跳高,许多钢铁公司在实施中都有一些隐患,甚至没有勇气面对:风险承受能力,成本控制和效益预测。毕竟,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问题。

完成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第一阶段已经不到一年半的时间。

一家大型钢铁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今年我们已投资40亿元进行超低排放改革,我们将继续投资后续行动,但资金问题是因为我们的利润是6月,每吨钢的利润不到100元,自7月以来,每吨钢的利润基本为零,没有利润,这比前两年差得多。每吨钢的利润可达800元,甚至一千元。“

在7月13日举行的2019年(第10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许多钢铁公司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2019年4月,生态与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不仅对终端处理后的超低排放指标有明确要求,还需要加强整个过程,整个系统,以及整个行业。链污染控制。

《意见》给出的时间表是:到2020年底,重点地区钢铁企业的超低排放转化取得重大进展,已完成约60%的生产转型工作。能力,有序促进其他地区钢铁企业的超低排放转型; 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的超低排放转型基本完成,国家力争完成80%以上的产能转化。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执行副总裁何文波表示,《意见》相关要求代表了当前全球钢铁行业最严格的生态环保排放目标和要求。但是,具体实施中仍存在许多技术问题。例如,烟气脱硫,反硝化和除尘技术可以长期达到超低排放标准,仍然需要时间验证;高炉煤气脱硫等技术仍需要创新突破。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也听说很多公司都反映了创新和应用新技术的难度和风险。转型投资巨大,运营成本高。”何文波介绍。他还认为,超低排放是钢铁行业绿色发展的新起点,其转型将带来投资规模,研发创新和钢铁制造产业链的绿色发展革命。

困境

王成恩(化名)是一家大型国有钢铁公司的环保部门负责人。他的公司年生产能力超过1300万吨钢。他很清楚这种困境。 7月17日,他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达了这一担忧:“现在我们面临两难困境。事实上,我们现在面临着利润急剧下降的压力。我们继续大举投资,造成重大风险公司。可以关闭。“

至于将来会发生什么,王成恩认为,风险并不容易估计,最终还是取决于市场。 “但现在这些事情无法照顾,而且只能投资。”他告诉经济观察报,“但即使你暂时克服了这些困难,也需要束紧腰带,你可能要过紧生活。”

成本问题已经出现。王成恩说,由于原材料价格暴涨,钢材价格不好,下游需求不太好,企业基本没有盈利。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他说:“因为今年我们花了数十亿美元用于超低排放改革,我们一直承受着沉重的压力。据他说,基本上这种感觉基本上存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会长何文波也介绍了企业面临的巨大压力:据一些环保投资大的钢铁企业,环保运营成本已达到每吨260元。为了实现超低排放。按照这个水平,270元的水平,该国的年产量9亿吨至10亿吨的环境成本可能接近中国西部省份的GDP。

该行业也在探索解决方案。在上述2019年(第十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何文波呼吁各级政府应对实施超低排放转型的钢铁企业给予更多激励,实施更有效的“差异化管理和控制”。社会激励措施也必须针对具有先进环境标准的公司。

“我们不能让环境保护水平低,投资低的公司与环境保护程度高,投资大的公司在同一环境中竞争。如果出现这种现象,那就是监管工作的失败,这是不符合公平监督的原则。“我们必须坚决反对。”何文波说:“我们不仅关注钢铁生产能力是否过剩,还关注清洁生产能力是否足够。如果政府监管不允许具有高环境绩效的企业生产更多并赚更多钱,那么这不是真正的监管。“

据生态与环境部大气事务处处长刘炳江介绍,目前钢铁行业排放量大,布局不合理,产能过剩。这一轮超低排放转型的潜力很大。他说,未来,施工质量差的环保公司和环境保护设施运行管理水平较低的运行维护机构应列入“黑名单”,并纳入国家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相关钢铁企业也应纳入当地重污染急停生产清单,并限制公司的行政审批,资格,银行贷款,上市融资,政府招标等。

刘炳江说:“监管应该使环保性能优良的企业更加优秀,建立环保标准。是否实现超低排放是钢铁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关键。未来,对环境保护水平不同的企业实施差别化管理。“ p>

强制时代的考验

超低排放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水平并进入强制性时代。欧业云上首席分析师曾杰生表示,目前能够真正满足超低排放要求的钢铁产能估计约为30%。

王成恩认为,国家超低排放转化要求让人感觉这是一个从鼓励到执法的硬指标。但是,许多钢铁公司尚未完全改变。如果以前没有基础,现在就很难做到。企业会犹豫投资。这是个大问题。

“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投入的数十亿美元并不是最终的。一切都没有产出。大约需要两到三年。”王成恩坦言,这个阶段是最困难的,不考虑行业。下坡,低迷等因素。如果利润大大降低,那么我们面临的风险可能是前所未有的。

让王承恩感到更困难的是建立一个环境保护综合平台,这对企业排放标准具有特殊意义。它不仅可以显示工厂的每个排放点,还可以及时了解有组织和无组织的排放,使排放信息透明,透明。 “这是一个智能的信息平台。在行业中,少数公司已经做到了。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也在努力。现在我们正在与相关方进行技术交流,这将花费几百万。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成本,“他说。

事实上,不仅仅是王成恩所在的企业。其他钢铁公司也面临严峻考验。尽管实现超低排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现在要求和标准非常严格,很可能不会考虑每个公司的实际情况。

曾杰生告诉经济观察报,超低排放是必然趋势。一些大型钢铁公司有很好的基础。 2016 - 2018年的收益良好,他们在早期阶段投入了大量资金。 “但如果压力相对较大且未来利益不大,那么他们可能有机会生存。如果他们不投票,他们就不会投票或投资少。事实上,许多中小企业 - 规模庞大的钢铁企业有这些问题。经过仔细的计算,他们会犹豫等待,然后蹲下。“

此外,还有许多钢铁公司。虽然在设备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有折扣。曾介生解释说,大型环保设备和设施如果实施,各种电费的能耗和维护费用都特别高。许多企业设备要么在白天开放,要么在晚上关闭,要么在白天不开放,这将是无效的。

对企业而言,科学合理,稳定的标准意味着可以避免重复投资造成的资源浪费。在采访中,经济观察报告称,钢铁公司希望当地政府能够稳定标准。

王成恩向经济观察报告说,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政策标准在时间和强度方面都是逐步收紧的。国家标准统一,地方标准不同,远远高于国家标准。他们非常紧急。 “这很无奈,但我必须承认,”王成恩说。

让他感到无助和最不适合的是,近年来,地方标准变得特别快,不稳定,导致企业反复投资。环保项目只能在一年甚至几年内建成,但项目尚未完成,标准已经收紧。

记者注意到,还有一个特殊的背景。王成恩所在的公司不在北京,天津和河北的“2 + 26”城区。它刚刚被列入今年,并已被置于省会的管辖范围内。要求相对严格。

王成恩说:“政府要求国有企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对我们更加严格。一方面,这是限制生产的任务,另一方面,它反映在超低排放上。改革。我们只根据要求改变并继续改变。有可能达到超低排放标准。“

通过火车互动的垃圾分类主题↓↓↓

洞察不断变化的商业世界

科创板首秀超出预期!一些获奖机构将在开幕式上出售,经纪人会说“真正的比赛是明天”

房地产信托陷入停滞,住房公司“艰难的日子”即将来临

[二千字读中国资本市场]如果你相信,你会输!上市公司资本春梦幻想

经济观察,理性,建设性长按,QR码识别,加注意